老婆公司同事

  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小姓李,名志明,现年28岁,在一间外资投资公司裏任职电脑工程师。我老婆姓陈,名洁茹,现年26岁,美丽而文静大方,眉清目秀的她虽个子不高,约155公分的高度,但拥有34D、22、34的不错三围数字,在女孩子来说,算是非常娇人。她现今在一间贸易公司裏当会计主任,工作约一年。

  我们在大学裏相识,走过了七年的爱情长跑,在上一个月才结为夫妇,走进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我和洁茹的同事都嚷着要来参观我们的新居,本星期六洁茹己约定她的同事来联欢。星期六下午我们己预备好小食、饮品,其中包括大量红酒及啤酒(由于洁茹说她的同事全都是酒鬼)。

  于五时半他们来了(共五男二女),两女是Joey和Mandy,四男分別是小张(20岁、身材中等、Mandy男友)、小梁(22岁、身材中等、Joey弟弟)、小朱(22岁、身材中等)、肥伟(36岁、身材肥胖)及老陈(约45岁、身材中等),我们一路谈天说地,并叫外卖晚餐,但我不喜欢小朱、肥伟及老陈看洁茹的表情。

  晚餐后,小朱、肥伟及老陈便提议打麻将,于是洁茹便和他们打麻将,而我亦负责招唿洁茹的其他同事。直至九时半左右,Joey、Mandy、小张及小梁说要回家,但由于小朱、肥伟及老陈均输了很多钱给洁茹,他们说要继续,我和洁茹均无办法。

  送走其他人后,他们说要休息一刻才继续打麻将,肥伟走进厨房并问我和洁茹是否需要饮品或小食,我和洁茹均说需要及谢谢,于是他便给了我们汽水,接着便进行小朱、肥伟及老陈他们的反击战,而我亦看着DVD,过了一刻后,我已睡了……

  直至早上起来,我仍睡在客厅,洁茹则睡在主人房。洁茹告诉我,小朱、肥伟及老陈见到我睡后便说要走,我和洁茹笑一笑便一起收拾客厅的垃圾。

  两星期后,洁茹来电说小朱的私人电脑中了病毒,要求我帮他解救,无法反对下,小朱便拿着他的电脑来我公司,并告诉我电脑的登入密码,于是我帮他处理。经过两小时后,我已修好并查看电脑内的档案,一看才知这个小朱是色鬼,电脑内有很多色情影片。

  差不多检查完成时,竟看见一个档案名称叫「洁茹」,好奇下我去开启这个档案,但需要密码才能开启,我想,会不会与登入密码一样?一试果然OK。

  影片开始了,原来是那天联欢时拍下的影片,沒有怎么特別,正想关掉时,画面突然显示了一个房间,啊!是我的睡房,然后见到三个人擡着一个人放在床上,他妈的!是小朱、肥伟、老陈及洁茹,这时候我的脑是空白一片。

  一把男声出现,应是小朱说:「你们要多谢我的春药及安眠药,才能吃到这样的大波女。哈哈……」小朱在洁茹面上轻轻地左右拍打了数记后,洁茹还迷迷煳煳的,身体有微动,但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肥伟说:「快些啦!若客厅那个家伙醒来就麻烦了!」小朱说:「放心啦!至少五小时后那家伙才会醒。」

  他们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并把洁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小朱和肥伟开始玩弄我老婆两个大奶子。那两个混蛋一时把洁茹的奶头含进嘴裏拼命吸吮,一时又伸出舌头不停地舔弄,指尖更同时在挑弄着另一颗奶头,嘴裏还说:「幹你妈的!奶子比平时看还大,乳头还是粉红色。」

  洁茹不知道谁在摸她,只有作出自然反应,轻轻扭着身体,背部还稍稍挺起来,让乳房显得更大。幹!

  老陈则在吻舔着洁茹那肥美的肉穴,此时洁茹只能发出「啊……」的呻吟。老陈淫亵的声响传出:「唔……唔……唔……啜!啜!啜!真……真肥……肥美啊!雪……雪……唔……雪……雪……雪……」那混蛋更把一根指头插进了洁茹的肉穴裏,更马上缓缓地抽动起来,而且还把抽动的速度续渐提高,一边吃吃的淫笑着。肥伟则把他的大肉棒挤进洁茹的嘴裏,她开始呻吟:「唔……唔……」

  就在此时,老陈己把洁茹双腿分开,然后身子向前一挺,「噗吱」一声,他整根肉棒已狠狠地插进了洁茹的肉穴内了,洁茹不禁「啊」的一声喘了口气。

  这时老陈屁股开始一高一低地动着,粗长的阴茎在洁茹的阴道裏不停抽送,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肥伟则仍把大肉棒一出一入地在洁茹嘴裏抽插,小朱就跨身到她胸口,用手将两个乳房挤向中间夹着自己的阴茎,好像一条热狗一样,跟着就在乳沟中间的小缝中来回穿插起来,令洁茹发不出声来,只能在鼻孔裏「唔……唔……」的散出一些听不懂的吭声。

  我看着那群混蛋在一轮急速抽插下,洁茹却沒有苏醒过来的反应,而她在被他们盡情淫辱下,一直也只是眉头紧皱着,间中只是张开小嘴轻轻发出梦呓似的叫声来。

  忽地老陈全身一阵抽搐,看样子他已泄精了!接着老陈与肥伟互换了位置,继续幹着洁茹的小嘴和肉穴。肥伟忽然兴奋地叫嚷道:「嘎!嘎!妈……妈的!真好幹的骚……骚货!够骚!嘎……嘎……我……我要操……操死你……你这淫妇!」

  肥伟连续抽送了百多下,让阴茎仍然插在阴道裏,叫老陈和小朱让开,俯身把洁茹紧紧地抱着往后一仰,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如是者让洁茹骑在他身上套动了四、五十下,她已经累得气也接不上了,伏到肥伟的胸口上一个劲地喘着大气。

  小朱从后见洁茹俯着腰,屁股高翘,一个又紧又嫩的屁眼刚好对着自己,他当然不会閑着,用龟头蘸蘸流出来的淫水,对准股缝中间的小洞就戳。他妈的!洁茹后面这个小洞我也从来沒有弄过,所以肌肉紧凑,加上她的本能收缩,小朱用盡本事也只是让龟头塞了进去。

  也真亏小朱经验了得,把阴茎拔出来后用手将包皮捋高裹着龟头,再把剩馀的一点包皮挤进屁眼裏,用点阴力往前一挺,几寸长的阳具就在包皮往后翻的当儿徐徐推入了一大截,他顺势再抽送几下,一根青筋环绕的鸡巴活生生的就整根插进了我老婆新鲜紧嫩的肛门内。

  这时,肥伟和小朱的两根肉棒开始同时抽动了,他们好像有默契似的,一个拔出来,另一个插进去;这个插进去,那个又抽出来,只见洁茹的会阴部位给两根大肉棒插得一点空隙不留,淫水刚流出来就给不停运动的阴茎带得飞溅四散,不断发出「噗唧、噗唧」的交响,听起来就好像几个人赤着脚在烂泥上奔走的声音。

  就这样,他们几人互相交换位置,一路把洁茹幹了两小时左右,只听到洁茹每隔不多久就大口的喘着气叫道:「啊啊啊……喔喔喔……嗯嗯嗯……来……来了……我又要丢了……啊啊……嗯嗯……」

  他们三个每一次射精都把精液直接泄进我老婆的小穴、屁眼和乳沟内,搞到洁茹满身黏煳煳的,彷佛用精液来洗澡一样。完事后,他们帮洁茹清理好并穿回衣服,画面便结束了。这时我的脑中真是一片空白,原来当晚我和洁茹被他们下了药!

  但难以想像的是,当我看完洁茹被他们群奸后,反而兴奋得大脑和鸡巴一起充血!真是莫明奇妙……

  (二)邻居何伯

  自从上次看了洁茹被她的同事迷奸拍下来的影片后,才发觉自已有「凌辱老婆」这个特別嗜好,因为我只要想起自己那个平时清清纯纯、漂漂亮亮的心爱洁茹被其他男人淫辱,我就兴奋得大脑和鸡巴一起充血,我有时也怀疑自己的脑袋和鸡巴是不是同一个器官,为什么它们会这么合拍?

  经过上次事件后(见第一章「老婆公司同事」),为避免错过类似上次的精彩画面时,我已在家裏大厅和睡房安装了一些微型摄影机,并连接至我的电脑,以便我不在家时录影家裏的情况,当然洁茹并不知道。

  这天清早我和洁茹一起上班,出门时在走廊时见到一个60岁左右坐着电动轮椅的老伯,老伯说:「早晨!李太太。」洁茹答道:「早晨!何伯。这位是我先生。」我说:「早晨!何伯。」

  我们一起走进升降机,洁茹站在何伯旁边继续和他说说笑笑,我则站在何伯另外一旁附和。这时何伯手上的钱包突然掉落在地上,洁茹便弯腰帮他拾回,并说:「咦?何伯,你的鞋带未绑好呀,等我帮你。」于是洁茹便蹲下去。

  我在旁边一看,哗!竟可从洁茹的恤衫领口看到裏面粉红色乳罩,连34D的乳沟都一目了然,我的鸡巴即时充血。当看到何伯时,发觉他的眼睛好像放光一样,显然他亦看到洁茹那白晢晢的胸脯。

  这情形维持了约十五秒,亦使我感到少许兴奋。升降机门开启后,我和洁茹便跟何伯道別,之后并央求洁茹帮我录下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只因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同学的结婚酒会,很夜才回来,然后便各自回公司了。

  直到十时半左右,同学的结婚酒会终于完了,我便回家。一进门口便见到洁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走过来吻我并说:「老公呀!对不起,我沒有录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邻居何伯家的电视机坏了,晚上过来借电视看影碟,但我已叫我妈妈录了今晚的电视节目。」

  我便说:「OK。」但心想,死老头过来借电视看影碟?沒有这么简单嘛!

  洁茹跟我说:「老公呀!你睡未呀?」我说:「未呀!我还要看些少公司文件后才睡。」洁茹说:「老公,我很累,我先睡了。」我说:「好呀!晚安!」她走过来吻我并说:「老公,晚安!」便进睡房去了。

  趁老婆睡了,我便往书房走去,看一看那死老头过来做什么。

  录影的档案影像开始了,洁茹下班进屋后便走进睡房换衣服,洁茹换了一件白恤衫和一条短牛仔裙出来,并走进厨房拿了些小食及饮品,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由于我安装的其中一部摄影机放在电视机旁的公仔内,故此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洁茹白恤衫下的粉红色乳罩,真是非常吸引;其馀两部则放在客厅两侧的装饰物内,可看到洁茹侧身的影像。

  过了很久门铃响起,洁茹便走去开门,问说:「何伯,什么事?」何伯说:「李太,对不起,我家裏的电视机坏了,可否过来借电视看影碟?因片子明天要归还。」洁茹说:「沒问题。请进来!」何伯便坐着轮椅进来了。

  洁茹把他扶好坐在沙发上,然后便走去打电话给妈咪,叫她录影今晚的电视节目。然后倒了杯开水给何伯,洁茹便坐在何伯右边身旁一起观看电影,听他们的对话,电影应是一套鬼片。

  过了片刻,可能是电影内容很吓人,洁茹渐渐靠近何伯身旁,何伯的右手便趁机从洁茹颈后绕过并放在洁茹的右肩上,像是保护小孩一样。这时电影对话传出一男一女调情的对白,跟着是接吻及呻吟声,像是A片男女做爱的声音,洁茹的脸也开始发红。

  他妈的!何伯的右手竟放在洁茹的腰上乳房侧旁,亦同时见到何伯眼睛不是在看电影,而是看着洁茹的反应,洁茹沒有特別反应,依然看着电影。

  过了片刻,何伯右手的手指开始动作,像弹琴一样在洁茹的乳房侧慢慢地动起来……何伯见洁茹沒有反应,他的手又向前移了少许,动作很慢,把洁茹三分一的乳房隔着衣服玩弄,此时洁茹很小声的说:「何伯,別这样啦……」但沒有反抗。

  何伯不单沒有停止,还把手再向前移,差不多把洁茹的三分二乳房玩弄着,动作仍然很慢,可能他怕洁茹反抗。洁茹再小声道:「何伯,別这样啦……」

  此时,洁茹全身好像发软一样,头慢慢放在何伯的大腿上,变成侧身卧在沙发,但双眼仍看着电影,而何伯的手仍慢慢地隔着衣服玩弄着洁茹的右边乳房,洁茹只是断断续续小声道:「何伯,別这样啦……」但仍沒有反抗。

  这时何伯的左手慢慢移至洁茹的胸脯上,代替右手玩弄着洁茹的乳房,右手则往后移至洁茹的屁股后,贴着牛仔裙不停探索她的屁股沟,同时左手慢慢解开洁茹恤衫的钮扣,露出粉红色乳罩……

  突然间洁茹作出反抗制止何伯的进一步行动,并说:「何伯,不能够。」何伯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起我死去的太太,可否给我摸摸,让我回味一下和太太以往的光阴?其实我下半身行动不方便,并且已不举很久……」接着像想哭一样。

  我心想,死老头!做戏呀?

  洁茹考虑了一刻便说:「可以,但你不要太过份哦!」何伯道:「谢谢!」噢!老婆竟然相信。

  于是便维持原先姿态,由于洁茹恤衫的钮扣已解开,何伯的左手现在只隔着乳罩搓弄着洁茹34D的胸脯,右手在搓弄着她的屁股,而洁茹仍侧身卧在沙发看着电影。

  过了十五分钟,便听到电影裏传出二男一女做爱的声音,只见洁茹的唿吸开始急促,就在此刻,何伯的右手已把洁茹的牛仔裙掀起至腰间,露出黑色的半透明内裤,开始隔着内裤玩弄着洁茹的肉穴,洁茹只是小声道:「何伯,只可以摸摸……」过了一刻,洁茹眼睛已半开半闭,好像亨受何伯双手抚摸带来的快感。

  何伯已留意到洁茹的表情,他隔着乳罩玩弄洁茹乳房的左手已慢慢放进乳罩内,开始捏弄着34D的大乳房,玩完右边玩左边,右手亦已放进内裤裏,用手指玩弄着洁茹的肉穴,洁茹只是机械式的说:「何伯……啊……只可以摸摸……唔……唔……」并已全闭上眼睛。

  此时,何伯已把洁茹的乳罩往上移,露出两个34D的大乳房,并不停地捏弄着。之后,他的左手停止玩弄洁茹的乳房,此时我想这老头终于玩够了,噢!原来不是,真的要幹他祖宗十八代!他的左手竟慢慢脱去自己的裤子,露出他的阳具,哗!又粗又大,约七寸长。她妈的!还说半身不能动及不举。

  何伯的右手亦慢慢褪下洁茹的内裤,左手继绩玩弄着两个大乳房,他的身体慢慢移后,洁茹仍闭上眼睛,他跪在沙发上,把洁茹的双腿像大字一样慢慢地擡起,正准备插穴的时候,洁茹突然张开眼睛并道:「何伯……不能够!啊……」

  何伯却充耳不闻,在我老婆还未能反抗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一条黑不窿咚的七寸长大肉棒勐地插进了我老婆的小肉洞裏!老婆用双手推着何伯的胸膛,然后结着巴说道:「你……你……你……你……啊~~唉呀~~喔~~喔~~喔~~不……不要啊……喔~~停……停啦~~啊……啊……」

  这种时刻何伯哪会罢手,只见他听着我老婆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后,更是加紧抽插的速度,更用力地勐幹我老婆,幹得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紧凑:「啊……啊……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唉呀~~停……喔~~停啦~~啊……啊……喔……」

  我老婆边承受着被何伯发狂一样的勐幹,一边却仍然用最后的理性推拒着何伯,由于我老婆的呻吟声真的越来越大声,而且又是夜深,何伯可能怕她叫得太大声惊动了其他人,所以忽然停下了抽插动作,整个人就压着我老婆,趴在她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她说:「喂,李太,小声点,都已插进去了,就大家一起快乐嘛!」

  洁茹结着巴说道:「你……你快放开我啦~~快放……呜~~呜~~嗯……呜~~」不待我老婆说完话,何伯马上对着我老婆张开的小嘴吻了下去,害我老婆话说到一半只能发出「呜……嗯……呜……」的声音。

  何伯一边吻着我老婆的同时,竟然又挺动着他的阴茎抽插起我老婆来,还不时用手捏弄她一对晃来晃去的巨乳。就这么连续几下,洁茹已经被他幹得开始叫爹叫娘,气喘唿唿的,却还要假装矜持地叫着:「不要……不要……」我知道她的脾性,平时很正经,但给我多搞几下就会开始淫荡。

  我老婆说:「喔~~喔~~啊……唉呀~~別……別插那么……啊……那么深嘛~~喔……啊……」別插那么深?!靠~~这是什么意思?我老婆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何伯要继续幹她可以,但是別把他的肉茎插得太进去是不是?!

  终于,我老婆魅惑的呻吟让何伯很快就把持不住了,随着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紧密,何伯抽插他肉棒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喔~~啊~~喔~~唔……真……啊……真爽~~我……喔~~我射……射了……」随着何伯自己的话末,很明显,这时他那又多又浓又磙烫的精液,正一股脑地往我老婆的肉穴裏喷射而去……

  而我老婆,这时也因为何伯最后这几下狂抽勐插而爽得接近高潮,嘴裏非常大声的喊道:「喔~~喔~~啊……啊……喔~~」竟也随着何伯精液的射入发出阵阵颤抖,这时何伯仍……                                          

  (三)星期六疯狂夜

  自从上次洁茹被邻居何伯幹了后,从之后录影档看来,这个死老头仍常常过来旁敲侧击地想再幹洁茹,均被洁茹狠狠地拒绝。当然啦,她最爱的人是我,而且老婆平时是很端庄纯真的,叫她穿一些暴露的衣服都不可能,哪裏可以凌辱她呢?

  除非等她喝醉及失去理智保护自己时,才能够对她为所欲为。我知道老婆是属于那种易醉易醒的人,她只喝很少便会醉,但过了两三小时就醒过来,酒醉时发生的事情却全忘掉了,只留下一些模煳的记忆,但在醉酒的时候,往往做出一些平常人不会做的事来。

  言归正传,由于今天是星期六,明天不用上班,我与洁茹便准备今晚在家共晋烛光晚餐,接着不用说当然是做一些床上运动啦!哈哈!哈哈!由于洁茹今天早上还要上班,而我不需要,我便约她下午接她放工,并一起去超市买今晚的食物,然后回家一起烹调,这就是结婚夫妇平时一起生活的乐趣。

  这天我一早起床,洁茹去上班了,于是我独个儿外出吃早餐,吃完后便回家去。这时我走进我住的那幢大厦的地下升降机大堂,见到有人搬运着一些家俱及杂物进升降机,心想应该有新的住客搬来,便站在一旁等另外一部升降机回家。

  此时,我听到在我后面有两个男人在对话,转头一看,是看更张伯和另外一个老伯,我便转回头继续等升降机,此时我开始留意他们的对话……

  张伯说:「新搬来的是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儿子,那个女的是我们经理的旧同学。唉!那个女的真可怜,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唉~~」

  老伯追问:「为什么呀?」

  张伯说:「听我们经理说,那个女的是他们以前大学校花,现在约38岁,不知什么原因,竟嫁给现在老公,就是刚刚你看到对那个女人唿唿喝喝的那个大老粗,好像是修理摩托车的技工。唉!最可惜就是他们的儿子,现在已20岁,竟是中等弱智,智力像10岁的小孩。」

  老伯说:「大学校花?难怪那个女的一看最多只有30岁,一面秀气,和那个男的真是天壤之別!喂!你有沒有留意她的胸脯呀?我看起来至少有36D,腰不算粗,皮肤又白……」就在此时,我已进了升降机。

  此时升降机已到了我住的楼层,一看原来张伯说的新住客就住在我家隔邻,一个女的在门口收拾杂物,我估计应该是张伯说的那个女人。哗!她跟那两个老头说的一样,浑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尤其那巨大的胸脯。

  我走过去和她交谈,并作自我介绍,原来她老公姓陈,儿子真是中等弱智,名字与我一样都叫志明,身材高度与洁茹相约,我和她都说这么巧合。她笑起来真是另有一番味道,尤其是嘴旁那双酒窝。

  之后我便说再见,回家了。此刻已是八时半,吃饭时,我和老婆喝了一枝红酒,并把新邻居的资料如实向她报告,当然啦!什么巨乳、什么成熟女人的味道等都一一省略了。

  吃完我们的烛光晚餐,当我正想就地把我老婆正法时候,门铃响起,我当然不理它,但老婆说:「不好啦!开门先啦!」便整理好衣服,此时我一面无奈地走去开门。

  一开门,原来是新搬来的陈太太和她儿子,陈太道:「对不起!打扰你们。我刚刚接到警察局电话,说我先生因车祸进了医院,唔……我要去医院看他,可否帮我照顾一下儿子?我晚些回来接他。」

  当我正想拒绝,老婆快道:「沒问题。你快去。」陈太连忙说多谢,便留下这个20岁的「志明」,而我这个志明亦只有对着老婆苦笑。

  关门后,洁茹说:「老公呀!我很累,现在去洗澡,你照顾『志明』哦!」这时我心道,那谁照顾我这个志明和志明的「小志明」?

  无奈下我只好和「志明」在客厅打电视游戏,当然这是任何小孩都喜欢的节目,而这个20岁的「志明」智力只有十岁,当然不会例外。

  洁茹从浴室出来说:「老公呀!我去睡了,你继续和『志明』玩吧!」说完便走进睡房。我心想洁茹晚餐时喝了红酒,现在开始发作了,此时我只有继续和「志明」玩。

  玩了很久,每一次输的都是「志明」,这次他突然道:「哥哥你欺侮我!我去和姐姐玩。」说完便走进睡房,关上门及上了锁。当然啦,我有锁匙可开门,但我亦想看看这个「大鬼」找洁茹玩什么,于是便走进书房,开了电脑察看房内情形。

  洁茹好像因酒醉已深深入睡了,这个「志明」睡在我的床上位置,推着洁茹说:「姐姐,跟我玩嘛!」洁茹迷迷煳煳的小声说:「好~~」

  「志明」想了一想,说:「床上……呀!玩医生看病人游戏好吗?我爸妈常常在家裏玩的!」此时洁茹已深深入睡,并无回应他,我亦好奇什么是「医生看病人」游戏?

  洁茹正仰卧在床上,「志明」接着说:「首先呢!要脱衣服。」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衣服脱光,露出一根垂头丧气的鸡巴。他妈的!他接着竟开始去脱洁茹身上的衣服,洁茹并无反应,很快便被他脱光光的裸睡在床上。

  「志明」喃喃道:「跟着呢!用口和手玩波波!」他说着,双手开始搓弄洁茹的乳房,还俯下头去吸吮我老婆的乳头。

  玩了片刻,只听到洁茹小声说:「不要~~別搞嘛~~老公~~」

  「志明」便道:「喔!妈妈在床上也是这样对爸爸说的,原来姐姐也懂得玩这个游戏。雪……雪……姐姐,为什么这个会变硬的?雪……雪……嘻嘻!很有趣,时硬时软……」

  「志明」又喃喃道:「跟着呢!嗯……对了!」他便把身体往后移,用手分开洁茹双脚,使洁茹像大字形的睡在床上。

  此时「志明」蹲下来并伸出舌头,像吃雪糕一样开始在洁茹的肉穴入口处和周围的敏感区不停地舔扫,这时我心想,他竟然连这些都懂!他一边舔,还一边伸出手指去撩抠洁茹的肉穴,把湿淋淋的小洞洞弄出淫秽的「唧……唧……」声音,还一面玩一面说:「有这么多水流出来……」这时洁茹彷佛有了反应,身体微微扭动,并发出阵阵呻呤声:「唔~~啊~~唔~~啊~~」

  「志明」续道:「啊!和妈妈说的话一样。跟着呢!就要像爸爸一样把小鸟放进小洞内了。」这时他看着自己已变硬勃起约6寸长的大肉棒道:「为什么这样硬、这样大?」把玩了一阵,他用手擡起后洁茹的小腿向弯曲,形成M字形,然后握着大肉棒慢慢移近洁茹的肉穴。

  只见他肉棒的龟头已抵住洁茹的肉穴入口处,这时我真是看得目瞪口呆,因为他竟可一击即中,整根大肉棒「唧」的一声已插入洁茹的肉穴内!

  此时洁茹只叫了声:「喔~~」微微扭动腰肢,小声说:「唔……唔……老公~~快动~~」哈哈!老婆竟以为我在幹她!

  「志明」好像听到洁茹的指示,双手支撑在床上开始前后前后的抽插着,洁茹的腰肢亦配合他的动作上下上下的动着,乳房就上下上下的摇晃着,房裏的声音只有「唔~~啊~~唔~~啊~~」和「唧……唧……唧……」。

  就在此时,「志明」抽送的速度开始加快,力度也开始增大,并开始唿气连连,张口叫着:「啊……好舒服~~好舒服~~」继续加快抽送的速度,洁茹腰肢的动作亦配合着。

  忽地他全身一阵痉挛,并喊道:「喔~~要小便啦~~」与此同时,洁茹也「啊……」的最后轻唿了一声后便软下身子。「志明」拔出软掉的鸡巴睡在洁茹旁边,一切回復平静,而我的鸡巴亦涨硬得发痛。

  过了片刻,我便开了门锁,想去帮房裏的两条睡虫善后,门铃突然响起,于是我便走去屋门,一开门竟然是陈太,她道:「你好!我想接『志明』回家,谢谢你的帮忙!」我心裏道:『怎么办?』这时我的视缐放在陈太的巨大胸脯上,心生一计道:「他在睡房,和我老婆一起睡觉。」

  于是,我便和她走到睡房门口。一开门,陈太看到两条裸睡的肉虫,竟整个人呆立着,我立即关上门,并把她拉进旁边的客房裏大声道:「怎么办?你的儿子幹了我老婆!」陈太急道:「对不起!请你放过『志明』吧!」

  我心想她中计了,继续说:「那我们说说怎样解决。你先关上门及上了锁,別让他们听到。」

  陈太沒有怀疑便转身照做,而我亦紧随在她身后,当她上了锁并想转身的时候,我迎前把身体紧贴在她的背后,双手放在她的腰间说:「放过他可以,除非你给我……」由于陈太穿的是运动短T恤和长裤,我一边说,双手已伸进T恤裏贴着腰部的肌肤,并慢慢往上移。

  从我这时的动作,陈太亦清楚我的企图,她的双手即时放在我双手的手背,制止我继续往上移,道:「这……怎么可以?我有老公的!」我便说:「好!那我现在就找警察!」

  此刻她沒有再说话了,我的手背感觉到她手握着我双手的力度开始减弱,我怎会错过这样的时机,双手已立即移至她的胸脯,隔着乳罩搓弄着巨大的乳房,而我的肉棒亦隔着衣服摩